> 新聞中心   > 新疆地州 > 正文

雪山之上的王者更迭

核心提示: 烏魯木齊作為全世界離雪豹熱點最近的大都市,對于推動公眾參與保護雪豹、促進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意義。

5QQ圖片20190801102328

圖為2014年,荒野新疆志愿者拍攝到的第一只雪豹冰冰。(荒野新疆供圖)

新疆網訊(記者饒俊華)

“冰冰不見了。”

從7月中旬開始,荒野新疆的志愿者們就頻頻談到這個話題。大家把所有相機拍到的影像一一核對,最后確認:“冰冰確實不見了。”

冰冰是一只雄性雪豹,生活在烏魯木齊一號冰川。“荒野新疆”是一個新疆本土民間環保機構,該機構的志愿者們連續五年記錄到了冰冰及其家族。冰冰曾是雪山上的王者,但最近它消失了,它的領地里出現了一只從未見過的雄性雪豹。

“或許,這就是老豹王隱退,新豹王登場。”荒野新疆的發起人之一西銳說,冰冰是他們記錄到的第一只雪豹,也是他們唯一連續五年都拍攝到的雪豹。五年來,這個志愿者團隊已監測到60多只雪豹個體,并初步建立了烏魯木齊區域雪豹個體影像數據庫。

7月31日,記者走近荒野新疆的志愿者,聽他們講述雪山豹王更迭的故事,以及他們這些年在監測和保護雪豹行動中所作的努力。

5QQ圖片20190801102342

圖為2015年,紅外相機拍攝到的冰冰。(荒野新疆供圖)

五年前,豹王登場

冰冰的故事,得從5年前說起。

2014年,荒野新疆的志愿者開始展開雪豹調查和保護項目,并成立了“荒野追獸組”,當時的成員只有丫丫、西銳等五人。五個人6臺紅外相機,是他們的全部裝備。

同年4月7月,紅外相機第一次記錄到了雪豹冰冰的影像。

西銳說,當時鏡頭記錄的畫面有些模糊,能看出一大一小兩只雪豹的身影。大的行動時身段優雅,小的還是幼崽。

“大的一定是雌豹了……”志愿者們猜它是個“美女”,于是給它起名“冰冰”。

丫丫回憶說,第一次拍到的影像因為不太清晰,她和幾名志愿者都沒有表現出特別的興奮。沒隔多久,當他們監測的同一地點再次清晰地拍到雪豹的身影時,他們都很激動。

“照片上冰冰身側和尾巴上的斑點清晰可見,是一只年輕力壯的豹子。”丫丫說。

隨著拍到的照片越來越多,志愿者們逐漸發現,冰冰其實是只雄性雪豹。因為雪豹有固定巢穴,它們會在固定的范圍里活動,領地不允許其他公豹侵犯。

“幼豹在成年前,只會跟隨父母行動,那只幼豹是它的孩子,冰冰應該還有‘家室’。”志愿者們異常興奮,想要更多地了解這個家族。

志愿者申煜學的是畜牧相關專業,他如今也是荒野新疆雪豹調查的主力之一。他說,想研究雪豹之間的關系,首先需要識別個體,好在它們的個體識別不難,“雪豹身上的斑紋就像人類的指紋,每只都不一樣。尤其是尾巴上面的斑紋,排列清晰,能夠幫助人類辨認它們。”

5QQ圖片20190801102349

圖為2016 年的冰冰,鼻頭上有打斗時留下的明顯傷疤。(荒野新疆供圖)

走近冰冰家族

申煜介紹,幾年里,他們通過紅外相機,摸清了冰冰的領地大小和地位,發現它竟然占領了南郊山區最好的棲息地,橫跨三條溝,且位于一號冰川附近,海拔較高,有大群的北山羊。

在這片區域內,只生活著冰冰一家,別的雪豹可不敢輕易靠近,其領地內共有4只雌豹,4只雌豹幾年里共產下14只幼崽,冰冰成為冰山上當之無愧的豹王。

2016年冬天,西銳來到南山監測區白鼬溝,初遇冰冰的配偶之一“白鼬”。

西銳回憶,那天下午,白鼬溝特別冷,他徒步走到監測點收取紅外相機的數據卡。進溝的時候他就發現雪地上有幾行雪豹的腳印。“足跡有大有小,是一只雌豹帶著幼崽。”西銳說,此前他們已經確定白鼬溝里生活了一個雪豹繁殖家庭,雌豹名叫白鼬,還有兩只幼豹,相機經常捕捉到它們的身影。

“嗷——”寒風中傳來嘶吼聲,西銳舉起望遠鏡,但什么都看不到。他一邊從山坡向溝底移動,一邊換角度用望遠鏡搜索。大約200米外的碎石坡上有東西動了一下,望遠鏡鎖定了目標。“沒錯,的確是一只雌性雪豹,它不急不慢地邊走邊低頭嗅著什么。”西銳說,雌豹慢慢朝遠處一塊凸起的大巖石頂部走去,他吃驚地發現,旁邊還有兩只幼豹跟著。

“是白鼬和她的兩個孩子。”西銳一直靜靜地觀察,直到白鼬帶著孩子們翻過山脊。

而確認白鼬是冰冰的家族成員,緣于一次捕食。

2015年至2016年,南山地區北山羊因氣候等因素,種群數量陡降。冬季監測反饋,雪豹食物匱乏,林業管理部門于是展開了救助行動,對特殊雪豹個體進行定點定量的投食補飼,荒野新疆志愿者們負責前期反應實驗。

隨后,一只活羊被帶到白鼬溝,拴在河谷里。只見雌性雪豹白鼬帶著兩個孩子始終在遠處徘徊觀望,不敢靠近。西銳介紹,直到第二天入夜,一只雄性雪豹出現并捕食了那只羊,隨后,白鼬帶著兩個孩子加入。“那只捕食的雄豹就是冰冰,也就是說,雪豹雖然獨居,但是擁有穩定的家庭關系。”西銳說。

獸王之爭

申煜說,2018年,他和西銳翻著這幾年的數據影像、圖片發現,幾年里冰冰的外貌一直在發生變化。它從一開始的滿臉英氣到滿面風霜,蒼老了不少。

“它還能在南郊山區稱霸多少年,這是荒野新疆的志愿者們都關心的一個問題。”申煜說,2018年拍到的冰冰已經滿臉是傷,算起來,現在冰冰應該9歲了,在雪豹的一生中算是步入了老年。

冰冰的好領地,都是它年輕力壯換來的。在冰冰“隔壁”,有一個叫“五月”的鄰居,是一頭膀大腰圓但年紀較大的雄性個體,它的地盤比冰冰的稍差。

申煜說,早在他們認識冰冰和五月之前,這兩只雄性雪豹的戰爭大概就開始了。

這幾年,雖然沒有拍到過兩豹爭斗的畫面,但總能拍到它們來回巡視領地的照片和視頻。每當繁殖季節來臨,冰冰和五月就會在領地邊緣頻繁巡視。在冰冰和五月的身上,總能看到新添的傷痕。“冰冰最顯眼的一個傷疤就在鼻頭上,很可能是2015年被撓的,此后這個傷疤一直非常顯眼。”申煜說。

冰冰和五月雖然連年爭斗,地盤范圍卻很穩定,你也趕不走我,我也打不跑你。兩豹爭霸,其它公豹只能到更遠的領地盤踞。

直到2017年,五月已經年老體衰,冰冰2015年出生的兒子“C仔”成功占據了五月的大部分領地。在2017年-2018年冬季監測的相機里,五月及其兩個配偶、幼崽都突然消失了,冰冰的幾個子嗣分別占據了五月的領地。

在正常情況下,一只雄性雪豹的王朝,大約會養大三四茬小雪豹,一茬需要2年,合起來就是6年到8年。冰冰的第一個配偶已生了三茬寶寶,最小的豹子在2019年夏天經過母親最后一次教它們捕獵后,已離開獨自生活。

荒野新疆的志愿者們原本以為,冰冰還能稱霸一兩年。

今年6月,志愿者上山例行檢查相機,數據導出來一看,發現沒有冰冰的身影。這可急壞了大家,他們趕緊組織人上山,把各處相機里的數據全部收了回來。

“這一找,讓我們的心是徹底涼了下來——冰冰真的沒了。”申煜說,今年初,冰冰最后一次出現在紅外相機的鏡頭里,然后就消失了。之后就在它的地盤中出現了一只從未見過的雄性雪豹,這只新來的雪豹占據了冰冰“雪山之王”的領地。

保護雪豹他們在行動

荒野新疆從最初的五名志愿者6部紅外相機,到如今有超過300名志愿者200多部紅外相機,在動物監測和保護上,他們一直在默默努力著。

申煜說,雪豹被稱為中亞山地生態系統保護的旗艦物種,中國是雪豹分布的核心區域,新疆境內的阿爾泰山、天山、昆侖山等地為雪豹及其獵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環境,使新疆成為我國重要的雪豹分布區域。

烏魯木齊作為全世界離雪豹熱點最近的大都市,對于推動公眾參與保護雪豹、促進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意義。因此,2014年,荒野新疆成立了致力于新疆獸類調查和保護的“荒野追獸”行動組,雪豹是追獸行動核心物種。而對雪豹調查,是以雪豹保護為主,通過長期的科學調查與監測,緩解人獸沖突,開展自然教育等。

“希望社會各界更多的人能加入到這個團隊中來,為保護我們的雪豹和我們的生態環境盡一份力。”申煜說。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賈睿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秒速时时技巧怎么玩